Friday, June 19, 2009

漫遊東北古村落

行山日期:2009年6月7日

在近期的飯聚,“重遇”了我現時可算碩果僅存的行山腳。見功課未燒到埋眼眉及為了拍些site photos為由,遠走荔枝窩。東北的交通要塞,如何前往呢,當然是選新路啦。好就從芬(糞)箕托出發吧。由烏蛟騰田心村起行,左路(大路)直往分水坳,擇右細路,边行边回望八仙及烏蛟騰及上下苗田,又是滿山山稔。玩慢遊加上高溫,蝸牛地慢行著。不時看看左边的減龍脊及山火瞭望台。至二路合一時,再上芬(糞)箕托頂,續前行吊燈籠頂,煙霧有奌大及暴曬,雖美景當前,但 都沒有久留 ......

續下走蛤塘(離頂不久,分岔路口左轉,若前行應是下西脊),在林中穿越,十分悶熱。至蛤塘,愛鄉郊古建築的我,自然蹓跶頗久,難得友人也甚感興趣,便逐間屋鑑賞,拍照,看生活留痕,想像當年(二十年前?)生活情況。按祠堂的情況,村未至全廢。

沒有下走荔枝窩而是行15分鈡水泥徑往另一棄而不廢的梅子林村,村屋保存更良好,相信曾氏族人不時回來。又玩了半小時,下走我的至愛,已是2.30有多,但仍有車水馬龍的行山人士。來过豆腐花,又在村拍照、拍照再拍照。再去白花魚滕玩玩玩。4.30才走。

若不是不夠時間,可經鎖鑼盤出鹿頸。於是擇走了無數遍的路徑,上分水坳,下谷埔,已5.30多,去到谷埔老圍,平時只是过路從未入村,又走進去看看,亦是棄而不廢的村,祠堂仍未斷電,估計仍有村民回來,小小的村落已有4間祠堂(雖然我只找到2間)。谷埔尚有其他村落,名字可愛一、二、.. 五肚村,天黑了,下次再探吧。

踏超悶的水泥徑,看著沙頭角海日落,6.30到达開心茶座,剛好趕上小巴,還見到陳溢晃先生。結束了是日穿村。穿了五條客家村,村屋的模式皆是一致,正。

Tribe: Adventures in a Changing World by Bruce Parry

Info about this book

Wednesday, June 03, 2009

敗走東龍二輋 一窺深湾之美

行山日期:2009年5月31日

終於好天了,剛於上星期看完《香港故事》介紹深灣漁排,很有世外桃源的味道,上網找行山資料時發現深灣就在東龍二輋腳下,而且有石屎路連接旦家灣,二話不說,決定一登東龍二輋暨遊深灣。

坐11.30往高流灣的船,多數人前往塔門,非常少人在高流灣上岸,只有數名洋人家庭。上岸後,他們往旦家灣方向走,我則在高流灣蹓跶。看看天后廟,鄉公所(又發現美經援會的标誌)、及村後的廣場,有奌尖東感覺,賞塔門理想地,仲設有太陽能照明設施,與古老漁村成相映成趣。

逗留半小時,便從鄉公所的石屎路向119山頭出發,路徑明顯,加上漫山開遍的岗稔(山稔),約半小時便到标高柱,可望見對面山頭的配水庫。在高标柱右側有開了很闊的路,似乎是下走旦家灣,雖然地图沒有此路,但見有綁帶,便沿路下,果然是旦家灣後的謝屋。沿石屎路前往福音營(已荒廢),但有很多獨木舟及小艇,更見剛才的洋人家庭扒獨木舟及小艇,果然是識途老馬。福音營留了15分鈡,但沿後營後的石屎路經黃茅角步往深灣。石屎路是鄉郊改善工程於十多年前興建,但很少人會用,因旦家灣已荒廢,而深灣漁排的居民理應車艇出西貢而棄用陸路。

在深灣碼頭賞景片刻,便返回石屎路上,中途接有水管路,轉右,沿狐狸叫環山腰水管路前行,可不斷欣賞深灣之美。按網上資料,應在一十字路口(左上狐狸叫營地,右下深灣碼頭)轉左,在不太确定位置情況下,見左边山腰有布帶引領上山,便左轉。不久便到达疑似狐狸叫營地。營地下方有一條橫向路,但按網上資料,應沿山坡直登山脊,但上行不久,至狐狸叫田地(??),前行的路徑突然消失,更不妙是在过頭的林中,惟有不斷向上行硬闖,手臂當然“遍體鱗傷”,約十多分鈡,便鑽出到較開揚位置,應該是營地較上的位置。再次認定山脊前行,地面似有若隱若現的路丕,再看見蚺蛇尖,終看見山脊大路。

沿路賞蚺蛇山及灣之美,但見前方盡頭有一座“高山”,路明顯,但体力下降,非常害怕要上登这高山才能離去。沿脊下至一小草坪,此處有多個十字路口(网上資料說是6路山口,但我數來數去都只是四個路口),望著蚺蛇坳,在密林中行走約20分鈡,沿路极多綁帶,黑暗及多蚊,終於離開密林中,再見天。出口就在下蚺蛇灣的水管路左側。已是5.30多,急忙回大浪坳,下走赤徑,似沒有村狗聲,雖已是6時10分,還是“勇敢”的走進赤徑,有些村屋(書室)保護頗好,但從門緊閉,患上村狗驚恐症,拍照也手震。見到有一間村屋外有衣物晒,怕是II,但仍朝小教堂前行,此時向左回望有一間小屋,與村狗正好來個對視,牠便呼叫朋友,並行出來及狂吠,唯有急步前往教堂,維修中,見到有人在裡居住,都不知是II,還是看守教堂的人,便9秘9返回郊遊徑上,好彩狗沒有跟上,只是吠。返回北潭坳已是7時多,在巴士站又有村狗欢迎,好彩有其他行友,村狗怕人多,便沒有吠。坐巴士回西貢市。